雾锁山影

【究惑】多年


//

“游惑叔叔,秦究叔叔!”小姑娘边喊边笑着冲游惑和秦究跑来,肩上的书包在背后随着动作晃起来。

她跑得很快,一下扑进游惑怀里,游惑捞了她一下,蹲下身来抓着小姑娘的手说:“别跑那么快,摔了怎么办?”

“嘻嘻,不会的。”小姑娘一手拉着游惑,一手牵着秦究,弯弯笑的眼睛一眨,“我好想你们呀。”

秦究在她头上揉了一把,也蹲下身和游惑并着肩:“爸爸妈妈等会儿来接你,先到叔叔们这。”

小姑娘点点头:“昨天爸爸跟我说啦。”然后兴冲冲地拉着游惑和秦究上楼。



//

姑娘是于闻的闺女,叫于灯,上三年级了。说来很巧,这丫头上学的学校就在游惑和秦究家的对面。

每当于闻和弟媳没时间接孩子的时候,就会把孩子塞给自己的两个哥——还小点的时候是游惑和秦究去接,这几次这丫头就会自己跑过来了。

那幅“富贵牡丹”图*依然挂在客厅里,这么多年也没拿下来过。

小丫头毫不见外地往沙发上一坐,秦究走到冰箱前打开门,问道:“小灯,吃糖么?”

于灯把书包放到沙发上,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过来,问:“秦究叔叔,有什么味道的?”

秦究笑着弯下身道:“叔叔没什么味道,但是糖有苹果味和橘子味的,要哪个?”

“橘子味!”

他又起身,从冰箱的糖袋子里抓了一把糖,放进于灯手里,小姑娘笑着跑开了。

“别给她吃这么多糖,”游惑轻轻皱着眉走过来,“会长蛀牙。”

“偶尔吃一次没事。”秦究笑说,他往客厅看看,于灯正开着电视看动画片,便把手往游惑腰上一放,揽着他走到卧室门边,“你可真是个严父。”

游惑眉毛一挑:“怎么?”

秦究笑了笑,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情有独钟。”

游惑又吻了回去:“我爱的味道。”


//

于灯这小丫头从小就很黏他们。

按辈分算于灯应该叫游惑和秦究伯伯,可小姑娘执意不肯,说哪有这么年轻这么帅的伯伯,后来于闻一拍脑袋,干脆就叫叔叔。

她以前每周都吵着要去两个叔叔家吃饭,于闻和妻子没得法——他们两都忙,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暑假的时候直接把女儿放在两个哥那住了一周。

得,回来更吵了,说想天天跟叔叔们呆一块儿。

秦究倒是很能接受的了这个黏糊黏糊的小外甥女,并且很高兴。而我们的冷面考官游先生,对着外甥女除了高兴,还多了一份温柔和细心。

不,我们大考官本来就很温柔,是刻在骨子里的温柔和善良。

某位秦姓先生这么评价到。


//

在很久之前的时候,秦究和游惑就想过,他们两老了之后会怎么样。

还是会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在晚饭后牵着对方的手窝在兜里去散步,在厨房一起做饭,在特别的日子为对方准备惊喜,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跟老于和于闻一起吃饭……

外甥女是个意外之喜,让两人体验了把当父亲的滋味。

其实这样就特别好。

秦究想。

现在的他们两都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人了,尽管部队出身和长年不断的锻炼使他们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但是零碎的几根白发还是在无声显示着他们已经在这个世上待过的日子的时间。

但是到了白发苍苍的那一天,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遗憾或者难过。

因为这个世上,他们彼此间最爱的人,一直在自己身边。

毕竟,

Love    is     forever.

                                                【End】


———————————————————

*“富贵牡丹”图:详见木苏里老师5.20日微博

昨天看到lof上一个老师画的图,感触很深。半夜写的文。

中年、老年时期的他们,到那个时候样貌也会变得苍老,会是满头银发的老人,行动会比年轻时缓慢。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一直深爱着对方啊。

(有关外甥女什么的都是我的私设……)
(感觉还是差点什么……)







【全球高考】人物群像1

 

我的意难平。

 

给922和154

 
 

//

 

“哐!”

最后一声钟声在空旷的庙里久散不去。

清早庙里人很少,闻远独自走在里头,显得空空落落的。

这个庙是赵嘉彤告诉他的,她说小时候她外婆每到固定的日子就会来这,记着全家人的生辰,祈愿来年平平安安。

是了,他们曾经都是有家的人。

闻远没来过庙里,只得随意的在庙里逛着。一棵看上去就很有年头的古树矗立在院里,被栅木围了起来,仍然郁郁葱葱。

院子的另一边有一座青铜兽,嘴微微张开,它的周围散落着钱币,在初日的照耀下发着光。

一眼了然。

他从包里摸索出一个硬币,对准兽口就是一掷 。

 

 

 

//

 

“真的不用我们陪你?”

“行了老大,怎么说我也跟了你好几年,别这么瞧不起我行吗。”闻远笑着说。

秦究抬起手,搁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注意安全……然后早点见到154,告诉他,我们都很想他。”

游惑在旁边,闻言点了下头。

 

 

有了154的回应,闻远立即把这个消息报给了系统研发专家和人员。

两天前一位专家给他们发消息,说154所存在的核心盘已经与新系统融合,问他们是现在就进系统还是等投入使用后。

闻远几乎没想,当即答到:“我就去。”

他和专家约好今天进入系统,游惑和秦究来问他需不需要一起,毕竟新系统的作用是筛选和辅助,还是有一定危险。

然后就有了前头闻远的回答。

其实他没什么怕,他们这群从系统里出来的人,那样的大场面都已经经历过。游惑和秦究询问他,更多是担心他感情用事,为了找到154不顾安全。

去见154,一部分是他的私心,一部分是大家的期望——见过154的,跟他关系不错的,都希望他能再回来,还有就是新系统研发人员也希望能早日与154沟通。

 

各个方面来说,闻远身负重任。

这是大家的希望。

 

 

 

 

//

 

“来,这边。”专家走在前头,带着闻远进了一个金属门。

“新系统研发基本结束了,大部分研究人员都回家了。”这位联系他们的专家也姓闻,所以对闻远很亲切,他笑笑,“毕竟过节的时候也没回去,大家都想家了。”

闻远点点头。

他现在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上的亲人,唯一有的是过命的战友,他们就是自己的家人。

所以他必须找到154,对他而言,154就是关系最亲的家人了。

“再过不久就能投入使用了,你算是第一个正式进入新系统的人了。”闻专家笑眯眯地说,“这个系统有点类似于AR,但是又不太一样,会更真实。”

闻远似乎有点愣神,答了句“嗯”。

闻专家望着闻远叹口气:“虽然我负责搞研发,但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点关于你们的事。这种同生共死的知己一辈子难遇一个,你真幸运。”他望着闻远,这位专家大概四十出头,两鬓已经有了白发,“快进去系统吧,去找你的朋友。”

 

 

 

 

 

//

 

闻远忽然想起他还是监考官922时的一些事。

 
那个时候,他还以为154只是一个普通的监考官,有着很好的记忆,总是顶着一张刻板的棺材脸。

他去监考总记着吃,有什么事都会问154,有时候他打154的趣,说他跟个老妈子似的。

那段时间真的很令人难忘,他早就想过,要是能出去他们依旧会是最好的兄弟——能够同吃同住、不会计较那么多、偶尔互损的朋友。

很好很好的朋友。

那个傻逼系统他一点都不想回忆,但可笑的是154也是系统的一部分,而他跟154所有相处的时间都是在原先的系统里。

闻远忽然觉得,其实他就是个很肤浅的人。他就是很想念154,很想念以前跟对方一起的日子,他希望他们能重新在世界里遇见。

那天的天气不需要太好,天灰蒙蒙的,飘着几缕白云,细雨纷纷扬扬地下着。

154会穿着笔挺的监考服,站在深灰色小路的尽头,打着伞,然后转身浅笑着对他说:

“好久不见。”

 

 

 

 

 

//

 

 

进系统的时间不需要很久。

慢慢的,闻远眼前的景象就变了。

是一片空旷的平地,四周有些低矮的、墙上用鲜红颜料涂着“拆”字还打了个圈的平房。
毒辣的太阳烧着地面,旁边的水沟里发出一股什么东西腐烂,霉掉的味道,极其难闻。

新系统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辅助训练,这大概是为了锻炼队员克服恶劣环境。

进系统前,闻专家还说了句:“系统的安全性能什么你都不用担心,但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闻远问到。

闻专家斟酌了下才开口:“……虽然核心盘已经与系统融合,但是我们不知道你那位朋友会在哪里,以什么形式出现……换句话说就是,你根本不知道在哪能找到他。”

闻远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闻专家看了眼闻远,又轻声开口:“而且你这次不能待太久,最多三天。”他扳起手指比了个数,“到时间你会自动离开系统。”

新系统设定了大约10000种场景,系统各种NPC更是不胜其数。要在三天时间内找到154,其困难程度不亚于大海捞针。

这是眼下最大的问题。

闻远望着远处的平房,无声叹了口气。

 

 

 

 

 

//

 

系统时间与现实一致,闻远算着时间——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今晚12点他就会离开系统。现在是傍晚五点半,距离那时还有六个半小时。

天空已经暗了,他现在正走在一个步行街一样的地方。

但是这里的路两边灯光很暗,大部分里面还挂着“打折”横条的店已经关上了门,只有几家店还亮着灯。

一些店铺旁边有弯进去的小巷,那里躺着许多流浪汉,他们就靠着发出腐臭味道的垃圾桶,就地而眠。

不得不说,系统的真实性做的很好。这种破败的小街,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现实中依旧存在。

可闻远不是来这参观的。

他还是没有一点154的消息,再这样下去他就只能离开系统,等系统正式投入使用再进来。

太久了。

他带的包里还有一点吃的,闻远坐在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门口,充着饥,发着愁。

 

夜幕渐渐降临,闻远把头埋在两个胳膊间,手腕上手表转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清晰地落入耳里,他着急却无可奈和。

一种湿热的触感突然覆上闻远垂着的手指,他猛地一哆嗦,直起身来。

一只黑色的小狗正围着他脚边打转,尾巴牵牵摆摆。闻远想着过去,想着始终放不下的那个人,忍不住摸了下小狗的头,眼泪已经涌上眼眶了。

闻教授之前说的一句话突然蹿进他脑海:“不一定以什么形式出现。”
那就是说,154不一定只会以人的形象出现。
他眸子一亮,望着脚边的小狗——刚刚还没有这只狗,突然冒出来就围着自己打转,难不成……?

闻远兴冲冲地对狗一喊:“154!”

小狗:……汪???

然而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如果时间真的能再来一次,闻远发誓,他绝对绝对不会冲着狗喊154。

 

 

 

 

 

//

 

小狗汪汪叫了两声,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落入了闻远耳里,半掺着笑意:“你骂我?”

是跟A的声音有点像,跟原系统也有点像的声音。

闻远没抬头,却不知自己的泪已经冲破堤坝汹涌而出。小狗像是感受到什么,蹭的一下跑了。

那个多次在他梦里重复的声音又传来:“怎么?不是来找我的?”

闻远一下站起来,他日思夜想的脸恍然撞入他眼里,他看着154,对方的模样在泪眼中渐渐模糊。

他想跟他说的话有好多,此刻却是在心里骂着王八蛋,嘴上道:“没找!谁爱找谁找!反正我没找!”

“真没找?”

“没找!”

154掩嘴轻笑,上前一步重重拥住了闻远。

那种瞬间找到发泄口,知道自己想的人真的在面前时,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闻远轻骂:“混蛋!”

154就跟安慰小孩子似的,摸摸闻远的头。

“不哭了不哭了,爸爸在。”

“滚。”

154又笑了,但是泪已经从眼角溢了出来:

“别哭了,我在。”

 

 

 

 

//

 

掷硬币的时候,闻远心里默念道:

“万事顺意,早日相见。”

他望着银币稳稳地从青铜兽兽口跌落进去,与铜壁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

庙里头供奉的佛祖依旧一如千年那样嘴角微微上扬。

投进去了,就算神明许了你的愿了。

记得来还愿啊,小伙子。

 

 

 

 

【END】

 

 

 

 

 

 

 

 

 

 

 

试一下

笔和纸都很好看,但是要是不打光拍的时候就要把我闪瞎了😂

【大氿歌视频接力】
第二十一棒

大风翕张浪形骸

垫底选手来了。
劳斯们都太强了!太好看了!!!

上一棒 @鹤泛
下一棒 @山行六七里

字丑无比,后期垃圾〔卑微〕

但是他们真好!
吹爆神仙爱情吹爆神仙写文!!!我爱他们!